淡淡烟雨淡淡愁

我只是想找到最开始的地方

今天还是送不出发夹的一天(1)

        杜亚修永远是那个光芒万丈的杜亚修,徐永心还是那个普普通通的徐永心。

        以上观点由徐永心独家赞助。

        杜亚修可不是这么想的。

        他就像是一头凶恶的狼犬,固执地围绕着徐永心标出属于自己的印记。

        被标记的那个却傻乎乎的对外散发属于自己的魅力,”女人,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懂的生物”杜亚修用眼神逼退了一个蠢蠢欲动的学弟,“奇怪,徐永心怎么突然很招学弟喜欢。”

        美术系大二的徐永心,就是迎风男神杜亚修青梅竹马的女朋友,感谢刘薇,感谢卓小明,这件事情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说还是有人觉得能在两人中间挤一挤,嗯,大多数是女生,但是冷漠的杜亚修只有遇到徐永心才会笑开了花这件事,也让不少人打起了退堂鼓。

        只收徐永心做的便当,只吃徐永心买的饭,只喝徐永心买的水,只穿徐永心买的衣服,只用徐永心给的文具,最可气的是,只有徐永心有他家的钥匙。“你们根本就是过夫妻生活的样子,好吗?!“一众好友内心狂喊,却不敢表露一分,因为徐永心这个傻丫头还气鼓鼓地对大家控诉杜亚修对她的压迫:“很生气诶!他连衣服都要叫我去送洗,他自己没有手吗?还是不会打电话?高中是这样,大学还是这样!我到底是为什么会想来念迎风大学的!“淑萍和蔓娟这才意识到,原来高中她们就吃了不少的狗粮现在已经升级了,而眼前的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她正在秀恩爱啊!

        “我们系迎新,我忙成狗诶!他都还要我替他买午饭送到教室去,学医很忙很了不起啊!我也有忙的时候啊!一点都不体谅人!“徐永心生气的嚼了一口饭。

          “他这么过分啊!那你别去就好了,电话关机,他又不能把你怎么样。“高雨萱露出迷人的微笑,说出来的话却让淑萍和蔓娟为杜亚修流下几滴同情的泪水,杜亚修追不到徐永心一定是这个女人在报复没错!

         “话是这么说没错……“徐永心玩着手上的筷子,她怎么说得出口啊!杜亚修最近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开始对着她撒娇,她根本就抵挡不住好么!而且,现在但凡超过三天两人没有见到面,杜亚修的好朋友,和丑一长得很像的卓小明学长就会立刻打电话给刘薇,刘薇就会马上找到她,转述杜亚修的现状,什么两天没有按时吃饭啦!教授又单独给他加作业很辛苦啦!心情突然不爽,两米之类人类勿近,需要学妹徐永心来拯救可怜的医学系大众。“我就是个滥好人!“徐永心给自己下定义。

         “好了,好人小姐,今天是我们姐妹时间,你呢,就别想杜亚修了!我听说你们迎风大学美术系今年大一来了不少帅哥!怎么样?“高雨萱兴致勃勃。

     “还好吧,没有网路上传的那么夸张!”徐永心回顾了一遍学弟们的长相,确实一般。

       淑萍笑着说:“用心,你不要因为杜亚修的原因就把标准提高好么。学艺术的男孩子,又高又瘦又有那种忧郁的气质,最招大姐姐们的喜欢了好么!”

        “为什么?“蔓娟发问,她就是喜欢郑大威那种阳光运动型的,也不是很明白淑萍的兴奋。

        “因为,大姐姐们的母爱无处不在啊!“淑萍笑得像偷油吃的小老鼠。

          高雨萱端起果汁:“但是反过来,这种学弟最喜欢的就是那种温柔的大姐姐,能够包容他们,做他们的缪斯,让他们在艺术的海洋里自由的徜徉。“这时候淑萍就暧昧的对着徐永心微笑:“徐永心小姐,有没有小学弟在追你啊!”杜亚修有没有发飙什么的啊~

         徐永心红了脸:“怎么可能,我那么普通。更何况,你们是不是对学美术的人有太多幻想了!学美术很累的好么……“话题就这么被她给岔开。

         言犹在耳,转眼到了第二个学期快要结束之前的花语传情活动。徐永心偷偷瞄了一眼旁边黑脸的杜亚修,默默地往外挪了一步,又被这人抓了回来:“丢掉!”

        “啊!“徐永心还没反应过来。

         “我花粉过敏!“杜亚修恨恨地望着她手上的玫瑰花。

         徐永心下意识反驳:“你骗人!你家客厅明明就经常换着插当季的鲜花!“ 

        “那你看我经常在客厅呆么?!“ 

        “呵呵,不在哪里呆为什么专业书经常仍在沙发上!”

          “那还不是叫你去卧室有书桌看书你都不肯!“

         “所以为什么你看书写报告都要我陪啊!你是小学生么!“

          ……

          两人一边吵架一边慢慢离开。

         无辜学弟看着两人的背影,依稀看到那朵玫瑰花被丢进了垃圾桶,男孩回头看了他一眼,他敢确定!有!杀!气!

        室友还没心没肺的摸摸他的头,“都告诉过你,永心学姐有男朋友了,你怎么就不相信呢?那可是学校大红人医学系的杜亚修!你没得比啦!”

        学校大红人忙着和“女朋友“吵架,气她的好被更多的人发掘,而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

       今天,又是没有找到时机送出发夹的一天。


ps,果然只有在考试的时候才有灵感。

 

 

 

 

所以,和路人甲结婚了(6)

时间线就是天边的浮云,剧情也是。

作者的心情就是正义。

                   ----美少女这样对我说。

第六章      这是我的嫁妆

      

       小葵在张府这么多年,最近才得出一个结论,佛爷的原则很强,但是这些原则和夫人相比,都不是什么大事。而张管家相对就要淡定多了,他可一直在筹备婚礼,从尹小姐踏进家门,自称夫人而佛爷默认的时候。

        至于什么未婚夫,完全都被张府的人抛在了脑后。

        可没被张启山抛在脑后,他单膝蹲在沙发前耐心的等小姑娘嘤嘤嘤嘤哭完,握着小姑娘的手:“说吧,你的未婚夫是怎么回事?”

    “我的嫁妆!”尹新月正好平视张启山的眼睛,特别骄傲的对他说。“陆建勋背后的势力就是兴明实业,兴明实业是挖矿发家,主要是把矿卖给外国人,他们现在最大的客户,是一个代号太二的日本人,陆建勋能到长沙来,也是他们使了力气,只是他们没想到,长沙还有一个你坐镇,正好你张佛爷对我冷漠过头,他们就想通过我搭上新月饭店的线,然后铲除你。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笑眼弯弯一副求表扬的模样。

     “所以你不惜以身为饵,来试探他们吗?”张启山有点生气,但见她眼睛都还红红的,又心疼了。

     “他们换了玉佛,就上了新月饭店的黑名单,张启山,我叫新月,新月饭店的新月。”她觉得他会懂,她从来都不是养在深闺的天真善良的大小姐。这种不见硝烟的战争随着尹新月的长大遇到的只有更多,不会更少,虽然不是每一次都需要她亲自出面,可是谁让张启山也是这局中人呢。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话音刚落,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

     “张启山,就算没有遇到你,我也是新月饭店的大小姐。”所以与你无关,“而且,我觉得我能做很多事,为你,也为新月饭店,如果你真的内疚,那就和我一起解决他们!”

        张启山笑了,小姑娘在北平可不是什么好脾气人儿,刁蛮任性嚣张跋扈,可是新月饭店继承人的位置没人能够动摇,因为她能做第二,就没人能做第一。这样的她,让他喜欢,也让他心疼。

     “我知道你能,但是我会心疼。”他轻轻将她抱起放在膝上,小姑娘头靠在他的胸旁,将他前段时间所有的不安定散去,尹新月听得他的心跳,现在才有了真实感。“新月,我不能像二爷陪着夫人一样天天陪着你,也不能像老八一样说话哄你开心,你喜欢吃什么用什么我都不知道,甚至都不像副官一样会看脸色,忙起来的时候连自己的顾不上,但是,我想对你好。”

        尹新月第一次听他说这样的心里话,“我能保证这辈子为你遮风挡雨,张启山活着,你就是张启山的命。我知道你很能干,但是有的时候,我想替你承担。”张启山这话埋在他的心中很久了,久到他自己都快忘记了。“我希望你天天都开开心心的做张夫人。”

        怀里的人恨恨的咬他的肩膀,他一声未吭,新月终于放弃:“那我能帮你,我就开心。”然后又直视他的双眼,小心翼翼的说:“就是我累的时候,你能抱抱我就可以了。”

         轻吻她的额头,张启山抱着失而复得的小姑娘,像易碎的珍宝一样。

         东方天边鱼肚翻白,两人终于达成一致。

      “八爷修行可以结束了,让副官把八爷请来。”回头看看小姑娘,“尹小姐逛街累了,疲劳过度,生病卧床。”

       张管家点头出门做事,生病了的小姑娘张开双手:“张启山,你抱我去卧床。”

      “不许耍流氓!”嘴上这样说,却将她横抱带到了客房,然后在枕头下,放了一把枪。

        6两人说着闲话,等着客人上门。        

       


所以,和路人甲结婚了(5)

时间线就是天边的浮云,剧情也是。

作者的心情就是正义。

                   ----美少女这样对我说。

第五章       你以为我会放过张启山?

        “你以为我会放过张启山?丫头,你别开玩笑了。”包厢里尹新月压低了声音。

         丫头十分不解,“你看你这样子,可一点不像是来报仇的。”

       “如果你有一个女儿,刁蛮任性会惹祸,那就把这个女儿,给嫁出去吧。嫁祸给别人。”尹新月气鼓鼓的,“我爹说,对付老古董,就得下狠药!”

      丫头了然,“所以你回来,还是要嫁给佛爷?!”

       尹新月苦笑:“那还能怎么办呢,他明明就喜欢我,不就是怕有遭一日他战死沙场,我就成了寡妇吗?可是丫头,他没问过我就擅自做了决定,他怎么就知道我不愿意呢!更何况,万一,他要是没有那个万一,那我们俩,这辈子得多后悔啊!”

      丫头身体不是很好,所以极喜欢新月鲜活的样子,可是这样的女子,一样会为情所困。丫头怜爱的看着她说出了自己的感慨。

       “我可不是为情所困,我是被那个老古董给困住了,他想要甩开我,没那么容易!“新月把玩着手中的茶碗,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其实要是今天你不来找我,我也会找个机会来看你的。丫头,我需要你的帮助!”

      丫头觉着奇怪:“我能帮你什么?佛爷的决定,就算是我们家二爷,也不能左右的。”

      “不是,是关于我的未婚夫。”尹新月挥手让几个听奴把守好四周。

      新月饭店的玉佛被换了,这是外国人给新月饭店的警告,也是给张启山的警告,但是新月饭店立足百年,没有张启山,这样的事情也不少见,可没见得谁能从新月饭店讨得好处的。尹新月的大伯来到了长沙,一方面是来考察张启山,另外一方面,也是需要尹新月回北平处理生意。有时候,大人出面就会闹得太大,小孩子之间相互厮杀,不过只是“玩闹“一场。

       既然有的人选择站在了陆建勋的背后,那尹家一点也不介意把背后的人给拉出来,反正这潭水下去的人多了,再多几个也无妨。就尹新月而言,顺便刺激刺激张启山,也是很有意思的。

       “长沙必须稳住。“尹新月只说了这句话,“谁挡了佛爷的路,谁就得付出代价。”

         二爷抱着自己的儿子,叫来下人:“请九爷来府上一趟,就说夫人生病了。“

          丫头立马用手帕捂着嘴,一副要晕倒的样子。

          他就说么,那可是张启山的夫人。

        回到张府的尹新月,难得的,在客厅遇上了张启山。

       “新月。”他叫她的名字,新月侧过头看她,下人们都乖觉的离开。“你值得更好的男人,但是不是这个男人。”

      尹新月心里乐开了花,却冷着脸说:“这与佛爷没有关系,我自己的选的路,怎么走,那也是我自己的事。”

      “那个男人贪花好色,你以为他陪你来长沙,真的就只是为了陪你买嫁妆么。”想到自己让副官调查的报告,他就想一枪毙了他!

      “我知道。”新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知道?你知道你还……”他真是快被气死了。

         新月往前走了几步,抬头看着他,“本就是各取所需!我们这样的人家,不是很正常么。” 佛爷觉得自己的头很痛,新月接着又说:“我也希望我的丈夫疼我宠我爱我,我也以为自己找到了这样的人,但是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他不爱我,我也不爱他,那又怎么样,日子总得过下去吧。家世相当,长得不丑,更何况,他不计较我在长沙住了大半年,挺好的。”尹新月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陈述事实。

     “你不要这个样子。”张启山觉得自己的心抽痛起来,她不哭比哭还让他觉得难受,“总会有人,会珍惜你爱护你……”

       尹新月打断了他的话,“谁会?!谁会要我这个残花败柳!”

     “我!”什么残花败柳,他什么都没做好吗?!真是怒了,“我要!”

       尹新月愣住了,她原本只是想诈一下他的。可是眼前的男人却一把抱住她,“你不要想离开了,就算我死了,我也会先带着你走的!”越说越可怕,可是尹新月却很开心,回抱这个男人,然后,委屈的哭了。


所以,和路人甲结婚了(4)

时间线就是天边的浮云,剧情也是。

作者的心情就是正义。

                   ----美少女这样对我说。

第四章          挑嫁妆

     最近长沙太安静了,裘德考好像回国有事,日本人也特别的安静。

     除了张府。

     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人带着商品来张家,但是不是为了见佛爷,而是为了财神爷尹新月小姐。整个长沙的商人闻风而动,齐聚张府。

     张启山避无可避,二爷在家带孩子,八爷说要去山里修行,九爷忙着生意,连贴心的张日山,都养了一只小狐狸,说什么要带小狐狸去感受人间山河美丽,就是带着狐狸吃吃喝喝。张启山现在是真的寂寞啊,尤其是楼下人来人往,听得小姑娘欢喜的声音,他更寂寞了。

     什么陆公子会不会不喜欢这种颜色啊,陆公子会不会不喜欢这种花色啊,这个沙发的式样好像和陆公子家里的风格不搭啊,陆公子陆公子陆公子,他可不可以去宰了陆公子?

    “啊,你说什么?”尹新月回头看着脸色阴暗的男人。

    居然不知不觉走到了楼下。身体果然比心还要诚实,但是张启山依旧把手放在了身后,克制自己不要去抱她。

    “不管了,你来得正好。”尹新月笑起来甜甜的,说出来的话却那么的让张启山觉得苦涩,“佛爷您帮个忙,我这挑沙发都挑花了眼,要不你给我参谋参谋,你们男人喜欢什么,只有你们男人最清楚了。”

     张启山是千百个不乐意,可惜他面对的是沉浸在幸福当中,根本不看他脸色的尹新月,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长沙最大的家具行了。

     “佛爷您看黑色的好还是蓝色的好?”

     “蓝色。”蓝花花的最配那个那天穿得花枝招展的男人。

     “佛爷你看是软的好还是硬一点的好?”

     “软的。”软绵绵的一点男人样都没有。

       ……

      于是,这天的尹新月带了一堆和佛爷府格外不搭调的家具回来。隔天, 和佛爷出门,又带了一堆花里花俏的灯具回来。再隔天,带了一堆亮色的布料回来。

     “佛爷,您看我结婚的时候穿婚纱好,还是穿旗袍好啊?“小姑娘今天带着他到了做衣服的裁缝铺子。

       都好。他心里这么想着没有回话。

       这么好看的小姑娘要嫁人了,嫁给别人了。

       指了店里他觉得最难看的衣服,张启山觉得心里闷闷的,出门透气。

       店里面的小丫头咽下口水,和听奴对视一眼,听奴实在忍不住悄悄开口:“小姐,这佛爷的品味……也太那个了……”

       尹新月也是这样觉得的,这衣服也太难看了一点,但是她小眼一闭,心一横,“老板,就这个样式,三天后送到佛爷府上来。!”

       男人的品味都这么怪么?看来佛爷府布置得那么好看,一定是管家的功劳。

      陈皮回来说得绘声绘色,二月红和丫头听得津津有味,待到说起衣服的时候,丫头打断了陈皮,“是月锦楼的那件挂了三年都没卖出去的旗袍么?”

     “好像是的。”陈皮平时也不大关心这个。

      丫头看着二爷,“那件衣服可难瞧了,新月嫌弃过好几次,怎么……”她低下头思考,“二爷,我明天得去见见新月。”


所以,和路人甲结婚了(3)

时间线就是天边的浮云,剧情也是。

作者的心情就是正义。

                   ----美少女这样对我说。


第三章            我是来办嫁妆的

     尹新月来了,那个曾经在张大佛爷家住了大半年的尹新月回长沙来了,带着她的未!婚!夫!

     大街小巷,茶楼饭店,每次张副官回家都能感受到人民群众炙热的目光,大家都想从他的行动中找出点什么来。

     张日山最近认真工作,有一说一,说完就走,绝不逗留,毕竟佛爷书房里的笔已经折断了好几支,每次张日山都会把断了的笔想象成自己的脖子,额,想起来都痛。

      陆建勋也很头痛,这以前可没发现尹新月大小姐是这么一个刁蛮任性嚣张跋扈的人。回了一趟北平,下人来到了身边,就变了一个样,太难伺候了。

      “房间太小,采光不好,床太硬了,枕头太软,台灯的样子太丑了,这被子太难看了……”她才回到长沙三天,陆建勋感觉自己已经过了一年。偏偏自己的堂兄什么都依着他,女人真是太麻烦了,偏偏这个女人又不能随便打发。

      “堂兄带着嫂夫人回来,不会只是单纯的为了气气张启山吧?!”他这样开口问道。

       “当然不止这样,我尹新月要财有财,要貌有貌,张启山把我骗到了长沙,借我新月饭店的势力帮他渡过好几次劫难,没想到他居然不肯娶我。”尹新月这会儿真像一个怨妇,“天下的男人那么多,我也不缺他一个,不是这样,我还遇不上陆公子,我回长沙可不就是为了好好的感谢他么!”

       虽然尹新月抢了他的话头,但是这番话却着实说在了男人的心坎上,女人么,尤其是像尹新月这样的女人,没点小脾气可真的是少见。

       “陆长官,您可千万别坏我的事,不把张启山整去半条命,我这新月饭店大小姐也可以不用当了!”尹新月昂起下巴,往张府的方向望去,长长的睫毛也掩盖不住眼中的恨意。陆建勋嘴角的笑再也掩饰不住,得罪小人,不过倾家荡产,身败名裂,得罪女人,却是挫骨扬灰,尸骨无存。这女人计划周详,一环扣一环,张启山,你死定了!

       第二天张启山听得管家来报,说那个小姑娘到了他家客厅的时候,他着实非常惊讶,三步并作两步走,都没听得管家后面的话。

      “新月!”他打开门就四处张望,笑脸在看到小姑娘背后的男人时,荡然无存,又变成了那个无趣的老古董。“尹小姐,有何贵干?”

      咬你踢你打你抱你问你。

      “我来长沙办嫁妆。”来张府蹭饭的齐八爷听得这句话转身躲了起来。

      “哦。”然后就没了下文。

      “这是陆长官的堂兄,上海兴明实业公司的继承人,也是我父亲和我伯父为我精挑细选的未婚夫。”尹新月满意的看着张启山的眼睛,丝毫不让,“他待我极好,我想来长沙添置一些新东西,他担心我,就跟着我来了。”

      “哦。”张启山心中万分苦涩,这不是早该预料到的结果么,你把她推开,就该知道,早晚都有这天,虽然没想到这一天来得那么早,冲击力也那么大,能够不把这个男人打出去,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理智。但是很明显眼前这个小姑娘并没有打算放过他。

     “但是我们来得太匆忙了,陆长官安排的酒店我住不惯,我想着我也算是佛爷的好友了,不知道佛爷能否帮个忙,让我在张府借住一段时间。”这一刻的尹新月让张启山觉得十分的陌生,礼貌但是不客气,温柔但是攻击力强,他已快无招架之力。“放心,只是我住进来,而且,我绝对不会乱走动,我只是需要一个大屋子,来装我的嫁妆。”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张启山还能做什么呢,她想做的事情,有什么做不成的呢,再不答应,救命之恩可又要出来了。

     于是,就这样,尹新月小姐,又住进了张大佛爷的家里。

     二爷看着襁褓里面哇哇大哭的儿子,对陈皮说:“你去佛爷家打听打听,顺便给你师娘买点糖油粑粑回来。”

     陈皮对于师傅最近培养出来的喜好,无言以对……



所以,和路人甲结婚了(2)

时间线就是天边的浮云,剧情也是。

作者的心情就是正义。

                   ----美少女这样对我说。


第二章         她要成亲了

       

        管家现在才是真的要崩溃了,倒不是佛爷像三个月前拼命的工作,而是佛爷现在什么都不做,还非常冷静的带有人情味的吩咐他:“尹小姐要成亲了,你收拾四幅画,八个摆件,十二匹上好的布料,再找几个绣娘做个屏风给她送去。”佛爷居然面带微笑,现在的样子就好像是二爷家新得了一个小哥儿,热情周到的要上门观礼一样。

        管家站了许久,没听得有什么新吩咐,正准备告退时,佛爷又叫住了他。这就对了!佛爷,那可是夫人呐!你在长沙那么多年唯一带回来的女主人!又给人买衣服又给人换房间的,就差那么一点就能把房间换到您卧房的夫人居然要成亲了!您就该拿起枪,带着队伍去抢亲。管家已经盘算好了人手路线以及如何尽快举行一场婚礼。

      “再送个做长沙菜的师傅吧!”佛爷点点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万一她想换口味呢,你下去办吧!”

        佛爷,您还是我们家佛爷么?管家真搞不懂佛爷的想法,不过不管做什么,反正,佛爷都是对的。

        张日山曾经也这样对八爷说:“佛爷做什么都是对的!”本来他就是这样坚定不移的认为的,直到去北平做生意的九爷送来了一个消息,北平新月饭店的大小姐尹新月要成亲了!对象是谁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不是他们家佛爷。

       毕竟佛爷这三个月一直呆在长沙,经历了疯狂的工作期,看谁谁不顺眼的发疯期,和现在的宁静期,张日山,第一次,想辞职。佛爷还以为自己隐瞒得挺好的,在外人面前是这样的没错,可是张日山不是外人啊,两人一起放野,一起从集中营逃跑,一起到长沙打拼,张日山就是知道,佛爷现在非常非常非常难过。

    “好像我就不难过一样。”三个月!整整三个月!张启山没有来看她,没有给她写信,没有给她打电话,放出了消息自己要成亲,然后!小葵打来电话说佛爷给夫人准备了新婚礼物。

        尹新月恨恨的吃着苹果,瞪着伯父和爹爹。“看到了没,我选的这个男人可别扭,可别扭了!”

     “爹给你选的这个男人还不错,你要不要考虑考虑?”尹老板兴起了逗女儿的心思。

     “嘿嘿嘿嘿嘿。”尹新月意思意思的笑了。

       笑得大伯父打了一个冷颤,“大侄女,别这么笑,渗得慌。”

       尹新月丢了苹果,“爹,我要回长沙!”

       尹老板看了一眼自家兄弟,两人相对点点头:“可以,但是,你得把排场摆开,带着你的未婚夫一起去长沙。”

       接到了消息的陆建勋得意的对自己的副官说:“我看张启山还怎么嚣张,新月饭店的尹小姐要嫁人了,断了一臂的滋味,他马上就能感受到了。”

       副官看到桌上的另外一份电报,也是十分的高兴,尹小姐的未婚夫居然是长官的堂兄,而且,他们要一起来长沙。这下,可能好好看看张大佛爷的脸是什么颜色了!

        佛爷的脸是黑的!小葵默默的将自己往角落里缩了缩。

        夫人,你快来吧!

        她居然带着未婚夫来长沙了,二爷得知这个大消息,迫不及待的去和丫头分享。有了儿子,还有了乐子,长沙真有意思。

      有意思个屁,齐八爷看着今天的卦象,决定学两只乌龟冬眠。虽然现在是秋高气爽的季节,但是,他就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而在火车上讨好尹小姐的某人,突然浑身一冷。








所以,和路人甲结婚了(1)

时间线就是天边的浮云,剧情也是。

作者的心情就是正义。

                   ----美少女这样说

第一章        张启山,我要回去了


       火车带走了尹新月,也带走了张启山为数不多的耐心和人性。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反正张副官是这样觉得的。毕竟他已经有差不多半个月都没有回过家,而且还有继续这样下去的趋势,他觉着,很有可能他下次回家,会过家门而不入,倒不是他有多么的高尚,而是极有可能认不得自己的家门在哪里了。

       夫人走了,佛爷外表倒是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可是张副官知道,八爷知道,恩,很有可能九爷也知道,佛爷的心也丢了。

       小夫人怎么就那么大能耐呢?

       那天她就这样吃着饭喝着茶,最后还捏起一块小甜饼,姿势极其优雅,口齿清楚:“张启山,我要回北平了。”

     “嘎啦”一声,是刀叉划过盘子的声音。佛爷面色不改,放下餐具看着夫人:“我先安排安排,过几天我亲自送你回去。”张副官敢用他的姓发誓,佛爷绝对楞了一下神。

       “不用了,我大伯来长沙了,明天就走,我只是通知你一声。”夫人突然变了一个人,客气,客套,距离感,好多个词一下子涌现在张日山的脑海里。“我就是想问问你,你给我买的那些裙子我能带走么,还有那个小台灯我也很喜欢。”她居然眯起眼睛又拿了一块小甜饼,我家佛爷的小夫人诶,你看佛爷他身体都僵住了。

        后来,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可不知道,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可惜了那盘小甜饼,他一块都还没吃到。

       八爷这几天也过得不好,首先吧,是前段时间给自己扔了一卦,大凶!好吧,做这行的,大凶不稀奇,尤其是认识了一个比较任性的张启山,哪里有大凶就有他。所以,齐八爷本来是没打算出门,也就是佛爷的小夫人要回北平的时候他去送了下。

       然后多嘴问了一句:“夫人您回娘家啊,什么时候回来给我带点吃的呗,上次光想着买药了,什么好吃的都没吃到。”没成想,小夫人温温柔柔的对他微笑了一下。“我可能不回长沙了,下次你来北平我带你玩,假如我还没有夫君的话,有了夫君我就得和你们保持距离了。”哎哟喂,自己嘴怎么就那么贱呢,小夫人这是什么意思啊?!齐八爷决定在自己没想通之前,绝对不出门,也许,是不敢想……反正最近不能去见张启山,装死装死!

       尹新月坐在了回北平的火车上,周围听奴环绕,她们带了好多消磨时间的玩意,新月一边吃一边恨恨的咬:“王八蛋张启山,居然都不来送我!”

      而对面的大伯端起了茶杯,看着气势汹汹的新月姑娘,笑了。

      张启山,土夫子,长沙布防官,九门之首,长得精神,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喜欢下墓。哦,不对,下墓只是他的一个生意而已。为人刚正端直,挺好的,就是不知道新月这么一走,他还能不能好了。

       好个屁!张启山都快爆粗口了,他觉得最近这也不自在,那也不自在,东厢房的门开开关关无数次,那个人也不在里面,衣服带走了,她喜欢的台灯香水都带走了,连府上一个做甜点的师傅都被她挖走了,她是怎么说的呢?哦,对了,小姑娘坐在离他远远的地方,假模假样的和他商量:“张启山,你看你也不爱吃甜食,这个师傅我就带走了,我也不白要你的,我大伯给我带了一个做北平菜的厨子,我和你换。绝对不是仗着救命之恩威胁你啊。你知道的,我不大吃得惯长沙菜,但是这个师傅的长沙小点心做得太好了。你要是还记得我在新月饭店是怎么帮助你的,你不会不满足我这个小小的心愿吧!”

       你怎么不把小葵一起带走!

       气得他几天都不想说话,也许是气她,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更气自己,怎么就不能留下她呢,张启山,你那么中意她!


尹新月,我们要讲道理

         (自己发糖自己吃)

           媳妇不听话怎么办,二爷说:“打一顿就好了!佛爷您舍得下手么?不舍得的话我可以叫陈皮帮你。”看着他如此一本正经的样子,张启山觉得自己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动手打过你夫人?”佛爷看着一旁笑着的丫头翻了个白眼。

          二爷给自己斟了杯茶:“我夫人又不叫尹新月。话说回来,你怎么还不回家?”二爷喝了一口茶,“我听说有人不敢回家。”

         这地方没法儿呆了,佛爷长叹一口气,今天是去八爷家还是去九爷家呢?

        刚出了二爷府,就看见管家派来的小厮在外面等着。“说吧,府里有什么事?”内心祈祷着千万不要是尹新月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回佛爷话,夫人生病了,现在请了九爷过去,管家问佛爷要不要回去看看?”等小厮抬头的时候,佛爷早就不见了。

--------------------我是佛爷心如刀割的分割线----------------------------

       张府略有点冷清,平日那个叽叽喳喳的人躺在了二楼。

       张启山大步走到东厢房的门口,突然又停了下来,转身对管家说:“好好照顾尹小姐,等下叫九爷来我书房一趟。”

       管家觉得莫名:“佛爷您不进去看看吗?”明明刚才进来的时候就很凶狠的瞪着小葵,小葵现在还在一楼吓得不能动弹。

      “不了。”何必给她无谓的希望呢,也不必给自己希望。

        书房点了一盏昏暗的灯光,外面渐渐安静,张启山一点睡意都没有。平日觉得她太吵,现在却觉得太冷清。张启山在沙发上躺着,揉揉自己的头,突然一下子世界就安静下来,只听得外面下人们来来往往的脚步声,等她病好了,就得送她回北平了。长沙,不是她呆的地方。 解九说她只是从北方来到湿冷的南方,呆在房间就没事,偏偏她经常在门外等他,一夜又一夜,一天又一天,她这样的大小姐,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可不就生病了。

      “张启山,我想吃面。”一声弱弱的声音打乱了他的思绪。

       “你怎么就这样出来了!”面无血色,一点精神都没有。外面还那么冷,张启山抓过大衣将她包裹起来。

        “你凶我!”小脸一垮,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接着又笑了,“你关心我!”理直气壮的半躺在他的怀里“张启山,我想吃面。”

         张启山,你承认吧,你拿她没办法。

-------------------我是张启山无可奈何的分割线---------------------------

        半夜三更,张府饭厅,张启山和尹新月面前各摆了一碗面,摆手叫下人离开,一碗白水面,被她吃得好像什么山珍海味似的,张启山笑了,随即又板起脸,“尹小姐,等你病好了,我送你回北平吧!”

       “好啊。”

       “你该回去了,你……” 

         她说好啊,张启山觉得自己听错了,那个人端起碗喝汤,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张启山,等我病好了,你和我一起回去。”

        是啦,冷了她那么久了,她的心也该冷了。可是自己的心,为什么就那么慌呢?嘴里的面,突然什么味道都没有了,她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我是佛爷很忙的分割线-------------------------------------

           “我这病都好了那么久了,去问你们佛爷,什么时候和我去北平啊!”老远就听到这个声音,张启山突然转身,“去八爷府。”

            “夫人,佛爷最近公务繁忙,没有时间,您再等等吧!管家你是不是要这样对我说。“尹新月突然开口,“管家,你告诉他,他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自己回去了!别用什么公务繁忙来搪塞我!我自己也可以回去!”别以为我没听到车发动的声音。

           晚间尹新月终于见到了许久没见到的张启山。

         “我们明天就走吗?我东西都收拾好了!”尹新月毫不在意的这句话让张启山白了脸。

         “明天恐怕不行,我,我走不开,不然我让副官送你。”张启山心情有点低落,无论他做了多久的准备,到这一天来临的时候,他发现还是没有办法面对,面对尹新月的离开。

        “张启山,我对你很失望。”

         我对我自己也很失望,我希望我能开口留你,但是我不能。

        “说好了你和我一起回北平的!”

         我这一辈子,可能都不想要再去北平。

          “来长沙,陪我最多的人是小葵。”

          因为怕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太长,就真的离不开你。

          “我知道你很忙。我都没有怪你!”

          其实并没有很忙。

          “但是提亲这种事情,你怎么可以叫副官去!”

           提亲啊,我也想啊,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张启山终于开口,“尹小姐,我什么时候说我会去提亲!”

         没想到对面的人一下子爆发了。“张启山,你不要仗着我喜欢你就把你说过的话忘记了,你说过和我一起回北平的,你天灯也点了,我也跟着你回来了,你和我回北平难道不是为了提亲么!你不要太过分啊!”尹新月踮起脚拎住张启山的衣领。

        “尹小姐,我们要讲道理,我说的是,我会送你回北平,不是我会和你回北平去提亲。”她这个样子好可爱。张启山忍不住往下低了身子,让她不那么受累。

        “讲道理?我不讲!道理是谁,男的女的!有我可爱么,有我漂亮么!张启山,你明明就喜欢我!”尹新月气急了,这个口不对心的家伙。

          “尹新月!”张启山拉下了她的手,就这么握着,严肃的看着她,“我……”没有说出口的话被一个吻给堵住。

           “张启山,我真的很喜欢你,只要你让我留下来,我就留下来,你要是再让我走,我就真的离开,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你喜欢我的,不是吗?”尹新月的眼中的坚定让张启山没办法逃避,“你不喜欢我,你为什么从不让下人改口叫我尹小姐,你要是不喜欢我,你为什么会那么关心我,每天我吃了什么用了什么玩了什么你都要打听清楚,你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每天晚上你都会在我睡着的时候来看我,你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会叫小葵跟着我照顾我,你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不强行把我送回去,你要是不喜欢我……”

            “我爱你。”张启山从未像现在一样冷静,“尹小姐,我们要讲道理,我不是只喜欢你。”

          (嗯,饿了,就在这里收尾吧)


       

情豆(三)

终于学会只发文字了,泪。

正文。

        怂就一个字,张日山想对佛爷说五百次,但是他不敢。
       佛爷从北平回来,带了药,还带回来一位夫人。夫人想跟佛爷睡,佛爷不让。管家私下和他开了个小会,莫不是最近日本人动作太多,佛爷太累?管家决定给佛爷补身体,副官我决定给佛爷清理障碍!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很帅,离佛爷又近了一步。
         可是佛爷,明明都没什么事情了你为什么不回家!!!家里有床,床上有夫人,你为什么要呆在我家,我也想要一位夫人和我过两个人的热乎乎的日子啊!二爷说,佛爷快开花了,让他一个人静静。
         天了噜!我就知道佛爷不是凡人,不知道佛爷会开出什么花儿?红的会不会像前天在佛爷离开时夫人强亲他后一路从张府红到二爷家的脸色。白的会不会像佛爷听说夫人在收拾东西时那瞬间连嘴唇都白了的样子。我知道佛爷不是凡人,佛爷也不会开花,可是佛爷您别怂啊!天下没您配不上的姑娘,不在乎天长地久,你得曾经拥有过才行啊!
         是的,我们家佛爷有点古板,保守,一生一世只钟爱一人。这天下乱了,所以就不敢爱了,怕对不住别人,您去年上楼子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您说过您会留下后代,那为什么您不让别的女人给你生!找到想让她生孩子的人又不敢让她生呢?佛爷真怂,二爷说,因为珍惜,所以才怂。我不懂,可是二爷又说了,让我放心,我们家佛爷怂不了几天。
        那可不是,我们佛爷,可是长沙九门的张启山啊!
        今天的佛爷也是长叹一口气,慢吞吞的准备回府,我看见他下车时抹了一把脸,笑脸抹到了面无表情。我听到大老远的一声叫唤:“张启山!你怎么才回来,我都等了好久了!”
         夫人挽着佛爷的手,看着他们的背影,我想,佛爷现在心里开出的那朵花,一定最好看……

ps.副官是一个合格的佛吹。

情豆(二)

        自打北平来了个尹小姐,张启山发现,自己有点不敢回家,太闹了!闹到张启山觉得万一以后没这么热闹他会不习惯,索性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回家。
       管家接过衣服总会习惯性报告这一天府上的事情,只是最近的话题都离不开那匹来自北方的狼。
       明明都冻成了一小团,也要坚持每天来他面前刷个存在感。
      “张启山”看到吃早饭的时候是谄媚的叫。“张启山”晚上很晚才回来是委屈的叫。“张启山”让她回北平是生气的叫。“张启山”看二爷夫妻秀一天的恩爱是盼望的叫。
        叫得他心里痒痒,想把她的嘴堵上。吃不惯辣子硬要吃,看到臭豆腐捏起鼻子又和老八大街小巷吃个痛快,多少糖油粑粑都堵不上她的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百折不挠的女孩子呢?以前那些可是连张府的大门都进不来,因为在半路就捂着脸哭着跑掉了,她怎么能每天每天每天看到他都嘴角眼角笑弯了呢?
        新月饭店养不出简单愚蠢的继承人,却出了这么单纯的她,是啊,单纯,想要什么就说,说了就要,要了不给就去用钱砸,使人去拦,只有新月饭店不想要的,没有新月饭店要不到的。是了,她就是那个一往直前的尹新月。
         而他,是心里只有长沙的张启山。可是,是什么时候,心里多了一个天平,一头是长沙一头是她。长沙太大太大,让他看不到她,可是最近闲下来的时候,看着长沙看到了她。
        娇气,所以给她换了更好的房间。爱装哭,所以不敢看她的眼。执着,所以只能比她更执着。爱吃,所以家里随处都备上了零嘴,上回老九从沙发垫子下摸出来糖,那眼神儿,幸好平日他比较可怕,老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是的,快撑不住了,受不住那笑脸,眉眼,受不住在张府看不到她,受不住听不到那声张启山。
        你快逃吧,逃到天涯海角,我看不到你,听不到你的地方。快逃吧,我快控制不住自己抓住你,从此上穷碧落下黄泉,只要你。快逃吧……
        给她拉上被子离开房间,关上的,还有那颗快关不上的心……
         噗次噗次……是什么在膨胀……在着寂寞无人的深夜里。

ps.我觉得我在写一个变态……佛爷,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