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烟雨淡淡愁

我只是想找到最开始的地方

情豆(一)

         尹新月生平第一次有了放弃张启山的念头,是在她来到长沙的第一个冬天。
        尹新月整个人都包裹在了毯子里面,吃饭都是小葵送到房间。“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来到长沙冻成了狗!张启山!我都这样了你还要赶我走,你叫我走我就走?!我偏不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冷死了!”想起昨晚和他抱怨南方的冷,对方头都没抬的说:“我明天送你回北平。”尹新月恨不得就地把他给吃了!可是太冷了,现在就算张启山站在她面前,她也不稀罕多看他一眼,“不,还是要多看他几眼的。”真没出息啊尹新月,你就这样喜欢他。尹新月裹成一团,看着壁炉里烧得极旺的火噼里啪啦作响。
          “东厢房原先可没这个壁炉,是佛爷前阵子特意嘱咐我弄好了再让夫人您搬过来的。”管家今早这样对她说。奇了怪了,张启山长这么好看,为什么家里上上下下都觉得他可能娶不到媳妇一样的对她好呢?让叫夫人就叫夫人,让传话就传话,副官还把他的爱好仔仔细细的对她说了。粽子吃咸不吃甜,豆腐脑吃甜不吃咸,月饼居然喜欢吃五仁的,尹新月当时就绝望了,他最讨厌的莲蓉蛋黄月饼是她的最爱。
        也许,我们真的不适合。
        无数次,就想顺了他的话头离开。尹新月也并不是因为一张脸就上了长沙的火车。天下将要乱了,北平早就从根子里乱了,尹新月不是被养在闺阁里的娇小姐,她五岁就跟着父亲做生意,别的小姐在玩耍扑蝴蝶的时候,尹新月已经坑了她人生中第一个对家。她爹说过很多话,尹新月印象最深的就是她被叫做尹新月的前一天,她爹用大洋砸了二叔公的头:“女子无才便是德?我宁愿她更缺德一点,新月饭店的继承人,天塌下来我给她顶着!”
        她是新月饭店的继承人,所以在北平她刁蛮任性嚣张跋扈,别人也不敢拿她怎么样,彭三鞭不过是她爹给她的一个考验,没有带听奴棍奴上火车是她的失误,没想到她人生的第一个坎儿竟然是自己作的。
         但是他出现了,这个让她找借口逃出北平的人来了,是了,他身手了得,彭三鞭也不是他对手,给她披上衣服的那刻,尹新月听到了心里的豆豆发芽的声音。
        什么时候豆豆长大了呢?尹新月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是在他说三点天灯求药只为兄弟夫人治病的时候。也许是在他把为日本人找门路的商人丟出去的时候,也许是在他独自一人清理伤口的时候。又或者是小葵口中那个救人危难,给小葵一口饭吃的张启山,是副官口中那个杀伐果断,心怀天下的张启山,是管家口中那个自从您来了佛爷很久都没有这样开心的张启山,是八爷口中那个你们是前世宿命今生姻缘的张启山……这些张启山全部加在一起,让她不想离开长沙,想这样一辈子看着他。
        眼看着豆豆发芽开花,尹新月却不想阻止,这个人,心怀天下,天下有她,那是不是说他心里有她?
       罢了罢了,她可是尹新月,新月饭店的继承人,宝物入了我的眼,就只能是我的!张启山,我们慢慢耗着吧!
        月亮爬上了夜空,有人来到她房间给她添火,又走到床前给她拉了拉被子,静静地看了她好久才离开。迷迷糊糊尹新月笑了,承认你心里有我会死吗?
       “好好照顾尹小姐,明天让北平来的厨子给她做吃的……”声音越来越远,尹新月越睡越香。
        梦里总能听到一些声音,原来是情豆开出了大朵大朵的花儿……

ps.旅途中手机码字,我对非协的妹子是真爱。
      我有好多梗想起写啊啊啊啊!

评论(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