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烟雨淡淡愁

我只是想找到最开始的地方

尹新月,我们要讲道理

         (自己发糖自己吃)

           媳妇不听话怎么办,二爷说:“打一顿就好了!佛爷您舍得下手么?不舍得的话我可以叫陈皮帮你。”看着他如此一本正经的样子,张启山觉得自己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动手打过你夫人?”佛爷看着一旁笑着的丫头翻了个白眼。

          二爷给自己斟了杯茶:“我夫人又不叫尹新月。话说回来,你怎么还不回家?”二爷喝了一口茶,“我听说有人不敢回家。”

         这地方没法儿呆了,佛爷长叹一口气,今天是去八爷家还是去九爷家呢?

        刚出了二爷府,就看见管家派来的小厮在外面等着。“说吧,府里有什么事?”内心祈祷着千万不要是尹新月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回佛爷话,夫人生病了,现在请了九爷过去,管家问佛爷要不要回去看看?”等小厮抬头的时候,佛爷早就不见了。

--------------------我是佛爷心如刀割的分割线----------------------------

       张府略有点冷清,平日那个叽叽喳喳的人躺在了二楼。

       张启山大步走到东厢房的门口,突然又停了下来,转身对管家说:“好好照顾尹小姐,等下叫九爷来我书房一趟。”

       管家觉得莫名:“佛爷您不进去看看吗?”明明刚才进来的时候就很凶狠的瞪着小葵,小葵现在还在一楼吓得不能动弹。

      “不了。”何必给她无谓的希望呢,也不必给自己希望。

        书房点了一盏昏暗的灯光,外面渐渐安静,张启山一点睡意都没有。平日觉得她太吵,现在却觉得太冷清。张启山在沙发上躺着,揉揉自己的头,突然一下子世界就安静下来,只听得外面下人们来来往往的脚步声,等她病好了,就得送她回北平了。长沙,不是她呆的地方。 解九说她只是从北方来到湿冷的南方,呆在房间就没事,偏偏她经常在门外等他,一夜又一夜,一天又一天,她这样的大小姐,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可不就生病了。

      “张启山,我想吃面。”一声弱弱的声音打乱了他的思绪。

       “你怎么就这样出来了!”面无血色,一点精神都没有。外面还那么冷,张启山抓过大衣将她包裹起来。

        “你凶我!”小脸一垮,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接着又笑了,“你关心我!”理直气壮的半躺在他的怀里“张启山,我想吃面。”

         张启山,你承认吧,你拿她没办法。

-------------------我是张启山无可奈何的分割线---------------------------

        半夜三更,张府饭厅,张启山和尹新月面前各摆了一碗面,摆手叫下人离开,一碗白水面,被她吃得好像什么山珍海味似的,张启山笑了,随即又板起脸,“尹小姐,等你病好了,我送你回北平吧!”

       “好啊。”

       “你该回去了,你……” 

         她说好啊,张启山觉得自己听错了,那个人端起碗喝汤,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张启山,等我病好了,你和我一起回去。”

        是啦,冷了她那么久了,她的心也该冷了。可是自己的心,为什么就那么慌呢?嘴里的面,突然什么味道都没有了,她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我是佛爷很忙的分割线-------------------------------------

           “我这病都好了那么久了,去问你们佛爷,什么时候和我去北平啊!”老远就听到这个声音,张启山突然转身,“去八爷府。”

            “夫人,佛爷最近公务繁忙,没有时间,您再等等吧!管家你是不是要这样对我说。“尹新月突然开口,“管家,你告诉他,他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自己回去了!别用什么公务繁忙来搪塞我!我自己也可以回去!”别以为我没听到车发动的声音。

           晚间尹新月终于见到了许久没见到的张启山。

         “我们明天就走吗?我东西都收拾好了!”尹新月毫不在意的这句话让张启山白了脸。

         “明天恐怕不行,我,我走不开,不然我让副官送你。”张启山心情有点低落,无论他做了多久的准备,到这一天来临的时候,他发现还是没有办法面对,面对尹新月的离开。

        “张启山,我对你很失望。”

         我对我自己也很失望,我希望我能开口留你,但是我不能。

        “说好了你和我一起回北平的!”

         我这一辈子,可能都不想要再去北平。

          “来长沙,陪我最多的人是小葵。”

          因为怕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太长,就真的离不开你。

          “我知道你很忙。我都没有怪你!”

          其实并没有很忙。

          “但是提亲这种事情,你怎么可以叫副官去!”

           提亲啊,我也想啊,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张启山终于开口,“尹小姐,我什么时候说我会去提亲!”

         没想到对面的人一下子爆发了。“张启山,你不要仗着我喜欢你就把你说过的话忘记了,你说过和我一起回北平的,你天灯也点了,我也跟着你回来了,你和我回北平难道不是为了提亲么!你不要太过分啊!”尹新月踮起脚拎住张启山的衣领。

        “尹小姐,我们要讲道理,我说的是,我会送你回北平,不是我会和你回北平去提亲。”她这个样子好可爱。张启山忍不住往下低了身子,让她不那么受累。

        “讲道理?我不讲!道理是谁,男的女的!有我可爱么,有我漂亮么!张启山,你明明就喜欢我!”尹新月气急了,这个口不对心的家伙。

          “尹新月!”张启山拉下了她的手,就这么握着,严肃的看着她,“我……”没有说出口的话被一个吻给堵住。

           “张启山,我真的很喜欢你,只要你让我留下来,我就留下来,你要是再让我走,我就真的离开,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你喜欢我的,不是吗?”尹新月的眼中的坚定让张启山没办法逃避,“你不喜欢我,你为什么从不让下人改口叫我尹小姐,你要是不喜欢我,你为什么会那么关心我,每天我吃了什么用了什么玩了什么你都要打听清楚,你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每天晚上你都会在我睡着的时候来看我,你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会叫小葵跟着我照顾我,你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不强行把我送回去,你要是不喜欢我……”

            “我爱你。”张启山从未像现在一样冷静,“尹小姐,我们要讲道理,我不是只喜欢你。”

          (嗯,饿了,就在这里收尾吧)


       

评论(9)

热度(150)

  1. William 陌爱吃萝卜糕的兔饱饱 转载了此文字
  2. 爱吃萝卜糕的兔饱饱淡淡烟雨淡淡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