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烟雨淡淡愁

我只是想找到最开始的地方

所以,和路人甲结婚了(3)

时间线就是天边的浮云,剧情也是。

作者的心情就是正义。

                   ----美少女这样对我说。


第三章            我是来办嫁妆的

     尹新月来了,那个曾经在张大佛爷家住了大半年的尹新月回长沙来了,带着她的未!婚!夫!

     大街小巷,茶楼饭店,每次张副官回家都能感受到人民群众炙热的目光,大家都想从他的行动中找出点什么来。

     张日山最近认真工作,有一说一,说完就走,绝不逗留,毕竟佛爷书房里的笔已经折断了好几支,每次张日山都会把断了的笔想象成自己的脖子,额,想起来都痛。

      陆建勋也很头痛,这以前可没发现尹新月大小姐是这么一个刁蛮任性嚣张跋扈的人。回了一趟北平,下人来到了身边,就变了一个样,太难伺候了。

      “房间太小,采光不好,床太硬了,枕头太软,台灯的样子太丑了,这被子太难看了……”她才回到长沙三天,陆建勋感觉自己已经过了一年。偏偏自己的堂兄什么都依着他,女人真是太麻烦了,偏偏这个女人又不能随便打发。

      “堂兄带着嫂夫人回来,不会只是单纯的为了气气张启山吧?!”他这样开口问道。

       “当然不止这样,我尹新月要财有财,要貌有貌,张启山把我骗到了长沙,借我新月饭店的势力帮他渡过好几次劫难,没想到他居然不肯娶我。”尹新月这会儿真像一个怨妇,“天下的男人那么多,我也不缺他一个,不是这样,我还遇不上陆公子,我回长沙可不就是为了好好的感谢他么!”

       虽然尹新月抢了他的话头,但是这番话却着实说在了男人的心坎上,女人么,尤其是像尹新月这样的女人,没点小脾气可真的是少见。

       “陆长官,您可千万别坏我的事,不把张启山整去半条命,我这新月饭店大小姐也可以不用当了!”尹新月昂起下巴,往张府的方向望去,长长的睫毛也掩盖不住眼中的恨意。陆建勋嘴角的笑再也掩饰不住,得罪小人,不过倾家荡产,身败名裂,得罪女人,却是挫骨扬灰,尸骨无存。这女人计划周详,一环扣一环,张启山,你死定了!

       第二天张启山听得管家来报,说那个小姑娘到了他家客厅的时候,他着实非常惊讶,三步并作两步走,都没听得管家后面的话。

      “新月!”他打开门就四处张望,笑脸在看到小姑娘背后的男人时,荡然无存,又变成了那个无趣的老古董。“尹小姐,有何贵干?”

      咬你踢你打你抱你问你。

      “我来长沙办嫁妆。”来张府蹭饭的齐八爷听得这句话转身躲了起来。

      “哦。”然后就没了下文。

      “这是陆长官的堂兄,上海兴明实业公司的继承人,也是我父亲和我伯父为我精挑细选的未婚夫。”尹新月满意的看着张启山的眼睛,丝毫不让,“他待我极好,我想来长沙添置一些新东西,他担心我,就跟着我来了。”

      “哦。”张启山心中万分苦涩,这不是早该预料到的结果么,你把她推开,就该知道,早晚都有这天,虽然没想到这一天来得那么早,冲击力也那么大,能够不把这个男人打出去,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理智。但是很明显眼前这个小姑娘并没有打算放过他。

     “但是我们来得太匆忙了,陆长官安排的酒店我住不惯,我想着我也算是佛爷的好友了,不知道佛爷能否帮个忙,让我在张府借住一段时间。”这一刻的尹新月让张启山觉得十分的陌生,礼貌但是不客气,温柔但是攻击力强,他已快无招架之力。“放心,只是我住进来,而且,我绝对不会乱走动,我只是需要一个大屋子,来装我的嫁妆。”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张启山还能做什么呢,她想做的事情,有什么做不成的呢,再不答应,救命之恩可又要出来了。

     于是,就这样,尹新月小姐,又住进了张大佛爷的家里。

     二爷看着襁褓里面哇哇大哭的儿子,对陈皮说:“你去佛爷家打听打听,顺便给你师娘买点糖油粑粑回来。”

     陈皮对于师傅最近培养出来的喜好,无言以对……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