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烟雨淡淡愁

我只是想找到最开始的地方

所以,和路人甲结婚了(4)

时间线就是天边的浮云,剧情也是。

作者的心情就是正义。

                   ----美少女这样对我说。

第四章          挑嫁妆

     最近长沙太安静了,裘德考好像回国有事,日本人也特别的安静。

     除了张府。

     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人带着商品来张家,但是不是为了见佛爷,而是为了财神爷尹新月小姐。整个长沙的商人闻风而动,齐聚张府。

     张启山避无可避,二爷在家带孩子,八爷说要去山里修行,九爷忙着生意,连贴心的张日山,都养了一只小狐狸,说什么要带小狐狸去感受人间山河美丽,就是带着狐狸吃吃喝喝。张启山现在是真的寂寞啊,尤其是楼下人来人往,听得小姑娘欢喜的声音,他更寂寞了。

     什么陆公子会不会不喜欢这种颜色啊,陆公子会不会不喜欢这种花色啊,这个沙发的式样好像和陆公子家里的风格不搭啊,陆公子陆公子陆公子,他可不可以去宰了陆公子?

    “啊,你说什么?”尹新月回头看着脸色阴暗的男人。

    居然不知不觉走到了楼下。身体果然比心还要诚实,但是张启山依旧把手放在了身后,克制自己不要去抱她。

    “不管了,你来得正好。”尹新月笑起来甜甜的,说出来的话却那么的让张启山觉得苦涩,“佛爷您帮个忙,我这挑沙发都挑花了眼,要不你给我参谋参谋,你们男人喜欢什么,只有你们男人最清楚了。”

     张启山是千百个不乐意,可惜他面对的是沉浸在幸福当中,根本不看他脸色的尹新月,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长沙最大的家具行了。

     “佛爷您看黑色的好还是蓝色的好?”

     “蓝色。”蓝花花的最配那个那天穿得花枝招展的男人。

     “佛爷你看是软的好还是硬一点的好?”

     “软的。”软绵绵的一点男人样都没有。

       ……

      于是,这天的尹新月带了一堆和佛爷府格外不搭调的家具回来。隔天, 和佛爷出门,又带了一堆花里花俏的灯具回来。再隔天,带了一堆亮色的布料回来。

     “佛爷,您看我结婚的时候穿婚纱好,还是穿旗袍好啊?“小姑娘今天带着他到了做衣服的裁缝铺子。

       都好。他心里这么想着没有回话。

       这么好看的小姑娘要嫁人了,嫁给别人了。

       指了店里他觉得最难看的衣服,张启山觉得心里闷闷的,出门透气。

       店里面的小丫头咽下口水,和听奴对视一眼,听奴实在忍不住悄悄开口:“小姐,这佛爷的品味……也太那个了……”

       尹新月也是这样觉得的,这衣服也太难看了一点,但是她小眼一闭,心一横,“老板,就这个样式,三天后送到佛爷府上来。!”

       男人的品味都这么怪么?看来佛爷府布置得那么好看,一定是管家的功劳。

      陈皮回来说得绘声绘色,二月红和丫头听得津津有味,待到说起衣服的时候,丫头打断了陈皮,“是月锦楼的那件挂了三年都没卖出去的旗袍么?”

     “好像是的。”陈皮平时也不大关心这个。

      丫头看着二爷,“那件衣服可难瞧了,新月嫌弃过好几次,怎么……”她低下头思考,“二爷,我明天得去见见新月。”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