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烟雨淡淡愁

我只是想找到最开始的地方

所以,和路人甲结婚了(6)

时间线就是天边的浮云,剧情也是。

作者的心情就是正义。

                   ----美少女这样对我说。

第六章      这是我的嫁妆

      

       小葵在张府这么多年,最近才得出一个结论,佛爷的原则很强,但是这些原则和夫人相比,都不是什么大事。而张管家相对就要淡定多了,他可一直在筹备婚礼,从尹小姐踏进家门,自称夫人而佛爷默认的时候。

        至于什么未婚夫,完全都被张府的人抛在了脑后。

        可没被张启山抛在脑后,他单膝蹲在沙发前耐心的等小姑娘嘤嘤嘤嘤哭完,握着小姑娘的手:“说吧,你的未婚夫是怎么回事?”

    “我的嫁妆!”尹新月正好平视张启山的眼睛,特别骄傲的对他说。“陆建勋背后的势力就是兴明实业,兴明实业是挖矿发家,主要是把矿卖给外国人,他们现在最大的客户,是一个代号太二的日本人,陆建勋能到长沙来,也是他们使了力气,只是他们没想到,长沙还有一个你坐镇,正好你张佛爷对我冷漠过头,他们就想通过我搭上新月饭店的线,然后铲除你。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笑眼弯弯一副求表扬的模样。

     “所以你不惜以身为饵,来试探他们吗?”张启山有点生气,但见她眼睛都还红红的,又心疼了。

     “他们换了玉佛,就上了新月饭店的黑名单,张启山,我叫新月,新月饭店的新月。”她觉得他会懂,她从来都不是养在深闺的天真善良的大小姐。这种不见硝烟的战争随着尹新月的长大遇到的只有更多,不会更少,虽然不是每一次都需要她亲自出面,可是谁让张启山也是这局中人呢。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话音刚落,就被一只手捂住了嘴。

     “张启山,就算没有遇到你,我也是新月饭店的大小姐。”所以与你无关,“而且,我觉得我能做很多事,为你,也为新月饭店,如果你真的内疚,那就和我一起解决他们!”

        张启山笑了,小姑娘在北平可不是什么好脾气人儿,刁蛮任性嚣张跋扈,可是新月饭店继承人的位置没人能够动摇,因为她能做第二,就没人能做第一。这样的她,让他喜欢,也让他心疼。

     “我知道你能,但是我会心疼。”他轻轻将她抱起放在膝上,小姑娘头靠在他的胸旁,将他前段时间所有的不安定散去,尹新月听得他的心跳,现在才有了真实感。“新月,我不能像二爷陪着夫人一样天天陪着你,也不能像老八一样说话哄你开心,你喜欢吃什么用什么我都不知道,甚至都不像副官一样会看脸色,忙起来的时候连自己的顾不上,但是,我想对你好。”

        尹新月第一次听他说这样的心里话,“我能保证这辈子为你遮风挡雨,张启山活着,你就是张启山的命。我知道你很能干,但是有的时候,我想替你承担。”张启山这话埋在他的心中很久了,久到他自己都快忘记了。“我希望你天天都开开心心的做张夫人。”

        怀里的人恨恨的咬他的肩膀,他一声未吭,新月终于放弃:“那我能帮你,我就开心。”然后又直视他的双眼,小心翼翼的说:“就是我累的时候,你能抱抱我就可以了。”

         轻吻她的额头,张启山抱着失而复得的小姑娘,像易碎的珍宝一样。

         东方天边鱼肚翻白,两人终于达成一致。

      “八爷修行可以结束了,让副官把八爷请来。”回头看看小姑娘,“尹小姐逛街累了,疲劳过度,生病卧床。”

       张管家点头出门做事,生病了的小姑娘张开双手:“张启山,你抱我去卧床。”

      “不许耍流氓!”嘴上这样说,却将她横抱带到了客房,然后在枕头下,放了一把枪。

        6两人说着闲话,等着客人上门。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