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烟雨淡淡愁

我只是想找到最开始的地方

情豆(二)

        自打北平来了个尹小姐,张启山发现,自己有点不敢回家,太闹了!闹到张启山觉得万一以后没这么热闹他会不习惯,索性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回家。
       管家接过衣服总会习惯性报告这一天府上的事情,只是最近的话题都离不开那匹来自北方的狼。
       明明都冻成了一小团,也要坚持每天来他面前刷个存在感。
      “张启山”看到吃早饭的时候是谄媚的叫。“张启山”晚上很晚才回来是委屈的叫。“张启山”让她回北平是生气的叫。“张启山”看二爷夫妻秀一天的恩爱是盼望的叫。
        叫得他心里痒痒,想把她的嘴堵上。吃不惯辣子硬要吃,看到臭豆腐捏起鼻子又和老八大街小巷吃个痛快,多少糖油粑粑都堵不上她的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百折不挠的女孩子呢?以前那些可是连张府的大门都进不来,因为在半路就捂着脸哭着跑掉了,她怎么能每天每天每天看到他都嘴角眼角笑弯了呢?
        新月饭店养不出简单愚蠢的继承人,却出了这么单纯的她,是啊,单纯,想要什么就说,说了就要,要了不给就去用钱砸,使人去拦,只有新月饭店不想要的,没有新月饭店要不到的。是了,她就是那个一往直前的尹新月。
         而他,是心里只有长沙的张启山。可是,是什么时候,心里多了一个天平,一头是长沙一头是她。长沙太大太大,让他看不到她,可是最近闲下来的时候,看着长沙看到了她。
        娇气,所以给她换了更好的房间。爱装哭,所以不敢看她的眼。执着,所以只能比她更执着。爱吃,所以家里随处都备上了零嘴,上回老九从沙发垫子下摸出来糖,那眼神儿,幸好平日他比较可怕,老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是的,快撑不住了,受不住那笑脸,眉眼,受不住在张府看不到她,受不住听不到那声张启山。
        你快逃吧,逃到天涯海角,我看不到你,听不到你的地方。快逃吧,我快控制不住自己抓住你,从此上穷碧落下黄泉,只要你。快逃吧……
        给她拉上被子离开房间,关上的,还有那颗快关不上的心……
         噗次噗次……是什么在膨胀……在着寂寞无人的深夜里。

ps.我觉得我在写一个变态……佛爷,我错了😣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