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烟雨淡淡愁

我只是想找到最开始的地方

所以,和路人甲结婚了(5)

时间线就是天边的浮云,剧情也是。

作者的心情就是正义。

                   ----美少女这样对我说。

第五章       你以为我会放过张启山?

        “你以为我会放过张启山?丫头,你别开玩笑了。”包厢里尹新月压低了声音。

         丫头十分不解,“你看你这样子,可一点不像是来报仇的。”

       “如果你有一个女儿,刁蛮任性会惹祸,那就把这个女儿,给嫁出去吧。嫁祸给别人。”尹新月气鼓鼓的,“我爹说,对付老古董,就得下狠药!”

      丫头了然,“所以你回来,还是要嫁给佛爷?!”

       尹新月苦笑:“那还能怎么办呢,他明明就喜欢我,不就是怕有遭一日他战死沙场,我就成了寡妇吗?可是丫头,他没问过我就擅自做了决定,他怎么就知道我不愿意呢!更何况,万一,他要是没有那个万一,那我们俩,这辈子得多后悔啊!”

      丫头身体不是很好,所以极喜欢新月鲜活的样子,可是这样的女子,一样会为情所困。丫头怜爱的看着她说出了自己的感慨。

       “我可不是为情所困,我是被那个老古董给困住了,他想要甩开我,没那么容易!“新月把玩着手中的茶碗,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其实要是今天你不来找我,我也会找个机会来看你的。丫头,我需要你的帮助!”

      丫头觉着奇怪:“我能帮你什么?佛爷的决定,就算是我们家二爷,也不能左右的。”

      “不是,是关于我的未婚夫。”尹新月挥手让几个听奴把守好四周。

      新月饭店的玉佛被换了,这是外国人给新月饭店的警告,也是给张启山的警告,但是新月饭店立足百年,没有张启山,这样的事情也不少见,可没见得谁能从新月饭店讨得好处的。尹新月的大伯来到了长沙,一方面是来考察张启山,另外一方面,也是需要尹新月回北平处理生意。有时候,大人出面就会闹得太大,小孩子之间相互厮杀,不过只是“玩闹“一场。

       既然有的人选择站在了陆建勋的背后,那尹家一点也不介意把背后的人给拉出来,反正这潭水下去的人多了,再多几个也无妨。就尹新月而言,顺便刺激刺激张启山,也是很有意思的。

       “长沙必须稳住。“尹新月只说了这句话,“谁挡了佛爷的路,谁就得付出代价。”

         二爷抱着自己的儿子,叫来下人:“请九爷来府上一趟,就说夫人生病了。“

          丫头立马用手帕捂着嘴,一副要晕倒的样子。

          他就说么,那可是张启山的夫人。

        回到张府的尹新月,难得的,在客厅遇上了张启山。

       “新月。”他叫她的名字,新月侧过头看她,下人们都乖觉的离开。“你值得更好的男人,但是不是这个男人。”

      尹新月心里乐开了花,却冷着脸说:“这与佛爷没有关系,我自己的选的路,怎么走,那也是我自己的事。”

      “那个男人贪花好色,你以为他陪你来长沙,真的就只是为了陪你买嫁妆么。”想到自己让副官调查的报告,他就想一枪毙了他!

      “我知道。”新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知道?你知道你还……”他真是快被气死了。

         新月往前走了几步,抬头看着他,“本就是各取所需!我们这样的人家,不是很正常么。” 佛爷觉得自己的头很痛,新月接着又说:“我也希望我的丈夫疼我宠我爱我,我也以为自己找到了这样的人,但是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他不爱我,我也不爱他,那又怎么样,日子总得过下去吧。家世相当,长得不丑,更何况,他不计较我在长沙住了大半年,挺好的。”尹新月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陈述事实。

     “你不要这个样子。”张启山觉得自己的心抽痛起来,她不哭比哭还让他觉得难受,“总会有人,会珍惜你爱护你……”

       尹新月打断了他的话,“谁会?!谁会要我这个残花败柳!”

     “我!”什么残花败柳,他什么都没做好吗?!真是怒了,“我要!”

       尹新月愣住了,她原本只是想诈一下他的。可是眼前的男人却一把抱住她,“你不要想离开了,就算我死了,我也会先带着你走的!”越说越可怕,可是尹新月却很开心,回抱这个男人,然后,委屈的哭了。


评论(6)

热度(64)